软萌大上的老攻

总是喜欢反派的我没救了……啥时候能玩死亡搁浅 一定往反派手里送人头
日常反派麦~

突然超喜欢这个主持人~嗯~敲可爱~栽歪在墙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巨可爱想领回家……要不是俄罗斯恐同朕就拉郎了……

突然觉得近卫也是非常好吃的
一个缓战派
一个中国通
一个贵族
有忠犬德永
伍先明还处处想着他
人设简直苏苏苏
看了更苏~~

【存戏】当艾伦遇上西弗

Alan i find you

石成灰散人:

当艾伦遇上西弗

Alan Rickman:妄虚玑(我)
Severus Snape:帅鲤鱼

Alan Rickman:
望着咖啡店时钟颤动的秒针,在这样一个清闲的午后,在温暖明媚的阳光下,不觉睡意昏沉,朦胧地坠入黑暗。
可那不是漆黑的一片,似乎有旋转的紫色星云,有闪烁的璀璨银河,还有……漂浮的摇曳烛火。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瞬间涌上心头,错不了,这是霍格沃兹的礼堂。
微微有些兴奋,竟然来到了这里,以一个游客而不是参与者的身份。或许,只是个梦境?即便如此,它也一定会成为一段难忘的记忆。难忘,就像当初那样。
愉悦地环顾四周,也许已经过了宵禁,礼堂空无一人——除了一个独自在角落的黑色身影。
“西弗勒斯·斯内普。”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听见自己轻声念出那个名字。

Severus Snape:
即将结束今夜的巡逻,踏入礼堂进行扫视时目光不经意划过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的长桌,呼吸一颤竟想起数十年前的那一幕——莉莉和自己被分入不同的学院,越走越远的那一幕。握紧拳头控制不住轻踏脚步走过去,手掌放在格兰芬多长桌的一个座位上,仿佛在感受隔了几十年光阴残存下来的体温。
『西弗勒斯·斯内普。』
熟悉至极的声音,那是自己的声音!在深夜的礼堂中响起来,来不及思考更多捏紧杖柄迅速转身对准尚未看清的人影。
统统石化!
直到对方被咒语所控制倒在地上时才谨慎上前,礼堂火烛不够亮,但能看清那是一个穿着麻瓜衣服的男人,他的脸——轻声念出荧光闪烁后将魔杖靠近他的脸部。果然!冷气倒吸入肺部,那张脸竟然与自己一般无二!
仔细检查之后发现他并未魔杖以及其他物品后确定了这是一个普通麻瓜,随即挥动魔杖解开石化。

Alan Rickman:
一阵怪异的感觉如闪电般穿透全身,随后再也动弹不得。幸好只是个石化咒,而不是昏昏倒地或其他足以让自己躺上一会儿的咒语。不过,摔在地上的确有些疼。
尽管有些猝不及防,但一个像他这样机警正在巡夜的教授,大概也不会有别的举动了。同时也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他是完完整整的西弗勒斯.斯内普,而不是隶属于过去的年轻一些的自己。正如他微微蹙起的眉头所暗示的那样,只有惊诧,而非如自己一般的惊喜。
僵硬感随着他挥动的魔杖即刻消失,于是很快爬起来,不经意地整理好衣服。
“老年人可经不起这样折腾,也许我可以除外。”
向他耸了耸肩,报以微笑。
“这真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奇妙世界。很高兴能见到你,西弗勒斯。”
对于一个太过熟悉的人,哪怕是第一次正真意义上的见面,也不由自主称呼起他的教名。

Severus Snape: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看样子甚至相当熟识。紧抿嘴唇盯着这个古怪的麻瓜站起身来,他的五官与自己的完全相同,只是多了岁月的磨砺——花白发丝与眼角皱纹证明了这一点。能够在警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入霍格沃茨,并且是一个麻瓜,这绝不可以掉以轻心,虽然他的面部有着毫无防备的和善笑容,但这并不能证明他是无恶意的。
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你的目的。
魔杖的顶端仍不肯放松指着他,嘴唇轻开合随时准备念出咒语。

Alan Rickman:
略抬起双手以示自己并无恶意,依旧保持着微笑。 “艾伦·里克曼,我的名字。为什么来到这里?大概霍格沃兹对我来说,是一个承载了太多回忆的故地。” 稍停顿一会,斟酌着如何解释自己的贸然来访,也许只是想念那些共同度过的闪着光芒的日子,亦或是真的只想偷偷看看他——西弗勒斯·斯内普,几乎是最用心的一个角色。 “你相信平行时空吗,西弗勒斯?如果非得要一个解释,我想,我是另一个时空的你。在那里,只要人们愿意相信,也存在着一个魔法世界,和这儿没什么两样。”

Severus Snape:
你并没有说清楚,里克曼先生,还是说你无法解释——毕竟对于你这样一个麻瓜来说,也许发生了什么你不能理解的事情。
皱眉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但对方的无敌意这一点已经确定了,收手放下举起的魔杖缓缓说出话语。一个毫无魔力的麻瓜,知道霍格沃兹的存在并能来到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平行时空?你是说你是另一个我?那么为什么——。
未吐出的话卡在嘴里,另一个自己,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看上去一副轻松的模样?就像是他一直活在令人愉悦的生活里,深呼吸一口调整心态继续道。
那里,我是说那个魔法世界里也有这个世界里的人?那莉莉呢?既然知道我你也应该知道莉莉,对不对?
几乎是带着急促的迫不及待,在说出去后的瞬间已经后悔问出这句话了。

Alan Rickman:
再次抬头环顾礼堂,魔法的痕迹是那样真实。尽管熟悉这一切,却依旧被深深震撼。
“请原谅我,西弗勒斯,这很难解释,甚至连我自己也弄不清楚,也许只是梅林的安排。”
他那样急切地想打听到莉莉的消息,大概是希望他一生钟爱的那个人能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地活着吧。
轻轻叹了口气后,坚定地注视他那双黑色的眼睛,用尽量柔和平缓的语调轻声说着。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没有人能比我更加了解你。”
略作停顿,抿了抿嘴角。
“是的,莉莉存在于那个世界。可是,那个魔法世界和这里平没有什么不同,抱歉。当然,有一个相貌与她极其相似的人。但你要明白,就像我与你一样,她们不是一个人。”

Severus Snape:
他无法解释?如果使用摄神取念呢?神色未变仔细观察他的表情,没有任何是在撒谎的表现,甚至连每一条皱纹都显得真诚无比。那么,能相信这个说话含糊其辞的麻瓜吗?奇怪的是,这个麻瓜有一种莫名的,让人想毫无理由信他的感觉。
暂且相信你。
屏住呼吸等待他即将说出的关于莉莉的消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音节,不自觉握紧汗湿的拳头,心如擂鼓。莉莉,莉莉——在那个世界里她会过得怎么样?
“她们不是一个人。”
方才可以说是雀跃着的心脏猛地沉了下去,干燥的眼眶一阵发酸。果然如此,就算是有一样的五官,她们也不是同一个人,莉莉伊万斯这个人是真的永远,彻底地再寻不到了。轻轻眨了下眼叹息后开口。
我知道了。

Alan Rickman:
察觉到他眼底最深处的波澜,不免为这个孤独的灵魂隐隐心痛,但更多的永远是敬佩。他是这样坚定,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我不知道有多少孩子遗憾地度过了十二岁生日,他们一辈子都没能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猫头鹰。可是我敢肯定,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依旧怀有憧憬,因为那个魔法世界就装在他们心中。而你,西弗勒斯,莉莉就在你的心中。"
手指贴在心口,再次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目光真挚。
"我也有一个深爱着的人,梅林眷顾,我们很幸福。可是有朝一日,死亡会率先带走其中一个,我们终将会分离。这也许会......很痛苦,但我们仍将铭记彼此,直到,直到最后相会在涅槃之处。"
逝者在等待,生者在思念,太难想像这难以逾越的界限会带来什么。只是不论如何,两个人共有的那段长长的记忆会显得愈加珍贵。
"邓布利多说,当所有人都忘记的时候,他才算真正离开。你从来没有失去过她,西弗勒斯,只是一个短暂的告别。尽管你对世人隐藏了最好的一面,但莉莉一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你们还会再见的,不是吗?"

Severus Snape:
有些不明白他前面那段话的目的,这和那些未被录取的小孩有什么关系?愣了愣神听到了接下下来的话语,莉莉在心里——。嘴唇几不可见地颤动了一下,这个人竟然如此了解自己,他似乎知道一切——关于内心那些被深藏的隐秘感情与记忆。一时语塞,只能压下波动的情绪凝视他的眼睛,对方娓娓道来感情充沛的话语仿佛直达灵魂深处,在听到他和他的伴侣的事情后不免有些不甘,但更多的是懊悔与一种莫名的情绪。
“梅林的确眷顾你们。”
铭记彼此直到再会。指骨节被捏至发白,一直在铭记的,等待的只有自己而已,就算是死去也是孤身一人。
“你错了,她只会恨我。”
僵硬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刻薄的讥讽微笑。
“是的,她只会恨我。你说你了解我,可你不知道吗?正是因为我,她和她…爱的人才会失去性命家破人亡!我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愧疚中消磨自己而已!”
忽而意识到情绪已经接近失控,略有慌张地深呼吸收敛暴动的感情。

Alan Rickman:
对他这样的小小爆发略感惊讶,有股冲动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但他绝不会喜欢这样的触碰。终究只是给出一个略显抱歉的神情。
"我知道,我都知道。"
温和地说着,等待他平静下来。
"你告诉伏地魔预言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个孩子是谁,对吗?如果你知道那是莉莉的孩子,一定会死守这个预言。"
"你一直在保护哈利,为邓布利多做了很多。邓布利多用生命信任你,不仅仅因为你们之间的交易。你变了,西弗勒斯,不再沉溺与追求权力和血统,而是站在正义的爱的一方。"
"莉莉怎么会恨你呢,她是一个多么明媚善良的人啊,她也不会希望你背负着么沉重的愧疚。你隐忍了这么多年,你以为你只是在偿还着从前犯下的错误。而事实上,你做的远比你想象的更多、更伟大、更勇敢。"
"西弗勒斯,你是我花了很多心思的一个人,是我难以忘记的一个人,也是我敬佩的一个人。在愧疚中消磨自己?永远不要那样说,永远不要这么消沉。我知道,你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意志,但不要因此就肆意损耗它们。"
没想到会一口气说出这许多,抿起嘴唇,静静等待他的反应。

Severus Snape:
“无需试图用这些无谓的话安慰我。”
他的话中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配合着他温沉的语调听起来像催眠曲一样有一种奇妙的力量——一种使人平静的力量。撇撇嘴仍是吐出不甚友好的话语,刚由愤恨愧疚的狂潮中平定下来的心又因为思考他的话砸起千层波涛骇浪——莉莉会原谅这样的,改变了的西弗勒斯吗?那些做过的事情真的如他所说那般伟大…勇敢?这样可笑的词语,用在自己身上有种滑稽的嘲讽性极强戏剧性效果。久违的温暖感觉由指尖一点点传递而上直达心脏,眼眶发热硬生生抬起下颚努力压稳声音。
“喔,所以我应该谢谢你这番说辞?另一个,我?”

Alan Rickman:
“不,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正如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一样。我不是在安慰你,西弗勒斯,你有一颗强大的心。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也希望你,对自己更好一些。”
他那永远不变的讥讽语调、有些偏执的态度,显得亲切可爱,甚至有时像个孩子。不过,对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来说,他的确是个年轻人。
一阵晕眩袭来,有些站立不定。依靠在某个学院的长桌上,咖啡厅绿色呢格子桌布在眼前一闪而过。在这里也呆了很久了吧。
“我想我要离开了,西弗勒斯,对更自己好一些。”
喃喃重复着最后一句话,看见星空和蜡烛飞速旋转起来,朦胧地渐渐远去。再次聚焦时,只看见那根一直在转动的秒针。脑海里有些模糊的影子,可是怎么也不能回忆起来。
唔,小睡了五分钟,大概做了一个不知名的梦吧。

Severus Snape:
沉默着听他说出那些话并不知道如何去回应这份善意,一份来自“另一个自己”的善意。对自己好一些?他在开玩笑吗…?两指在衣袖的遮掩下不自觉摩擦了几下,上下齿紧紧扣合。
『我想我要离开了,西弗勒斯,对自己更好一些。』
面前与自己长相相同的老人突然身子一歪,开始了奇异的变化,他的身体,从扶住桌面的指尖变得透明起来。他就是用这种方式进入霍格沃茨的吗?
“回你的世界?”
他没有回答,只是在快速变透明并以微弱声音重复那句话,胳膊,腿脚,腹部,他在一点点消失,仿佛在与空气融为一体。恍惚间在他最后消失的时候伸出手去妄图抓住他,然而手心是空的。他回去了。一种怅然若失的心情在一向波动极少的心底弥漫开来。
“我会的。”
低低的如同耳语般的声音即刻被诺大空间吞没,只余寂静。

【论坛体】我上司衣柜里有别人的衣服!(十四)

一口酸毒奶:

(沙瑞金×李达康


所以说假酒害人_(•̀ω•́ 」∠)_


很快就要掉马了欢呼~~


不过欢呼之前外套的事情会解决的(//∇//)


现在先让他们再扯一会儿皮


前文见汇总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论坛体】我上司的衣柜里有别人的衣服!(十四) 
   
  651楼 
  调研??? 
   
  652楼 
  我好像嗅出了蒸煮的味道 
   
  653楼 
  楼上是属警犬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654楼 
  不过调研这个用词……emmmmmm
   
  655楼 
  是政坛……?? 
   
  656楼 
  楼上快停下!!细思极恐啊好吗 
   
  657楼 
  如果真是政坛……不是说好了十八大之后加强反腐力度吗? 
   
  658楼 
  等一下这不会是……要打击我们这些腐分子……emmmmmm
   
  659楼 
  看来我们这个楼的人都可以开个大型网友见面会了🌚 
   
  660楼 
  楼上的你说的地点是指监狱吗🌚 
   
  661楼 
  我现在当成没进过楼还来得及吗⊙ω⊙ 
   
  662楼 
  回复661楼:来不及了,说好要做彼此折翼的天使呢? 
   
  663楼 
  说好要一起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呢? 
   
  664楼 
  神TM大型网友见面会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以不去吗 
   
  665楼 
  这样的见面会我也不想去谢谢 
   
  666楼 
  只想喊一下我的楼层号……我还年轻我不想进去(இдஇ; ) 
   
  667楼 
  我要给自己续命哭唧唧 
   
  668楼 
  别续了……现在还续命啊…… 
   
  669楼 是金子却不发光 
  小白哥……假酒害人……你以后还是少喝点吧……第一次听说宿醉后发烧的……然后……我知道了…… 
   
  670楼 
  @ 是金子却不发光 
  捕捉一只野生小金,所以S和L到底是不是政界人士啊? 
   
  671楼 
  不想知道真相……虽然混过水表圈但要是真的遇到了……我还是续命去吧…… 
   
  672楼 东天说不来 
  回复670楼:既然小白已经说漏嘴了那只好说明一下,S和L不是政界的,是商界的,S是公司总经理,L是分公司经理。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 
   
  673楼 
  看到东天大哥的回复突然放心…… 
   
  674楼 
  但我怎么还是觉得像是政界人士啊…… 
   
  675楼 
  回复674楼:如果真的是也不要说出来……既然东天大哥出面了,我们还是不要追究了……说不定追究下去就真的要开大型网友见面会呢ಥ_ಥ 
   
  676楼 
  大佬们快住手,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吃一碗狗粮,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么多ಥ_ಥ我还是个孩子 
   
  677楼 
  大家别乱奶啊会出事儿的…… 
   
  678楼 
  好想知道两位蒸煮的解释_(•̀ω•́ 」∠)_
   
  679楼 
  打住!同志们!难不成以后我再也不能安心地追一对cp了吗哭唧唧 
   
  680楼 是金子却不发光 
  @ 小白本体是眼镜 
  小白哥😶你老大昨天是不是也喝酒了?我居然听到他说要撺掇我老大去打篮球哈哈哈哈哈哈他是疯了吗 
   
  681楼 
  等一下我觉得小金也疯了……他是不是忘了两个蒸煮都已经现身了…… 
   
  682楼 
  自从蒸煮出现了之后感觉这个楼就变得很消沉了……就像是被班主任盯梢的班级一样…… 
   
  683楼 
  不过话说回来,之前不是说激动先生是不会打篮球的吗?难不成是肌肉先生想要借此机会教激动先生打篮球??🌚 
   
  684楼 
  怎么教?从背后抱着?篮球play??嘿嘿嘿 
   
  685楼 
  哇楼上停一停车速好快啊🌚 
   
  686楼 
  感受到了来自肌肉先生的不良居心😶 
   
  687楼 我有十张嘴巴 
  @ 小白本体是眼镜 
  为什么S和L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有办法联系到他们吗? 
   
  688楼 
  ??? 
   
  689楼 
  情况好像很紧急??发生了什么? 
   
  690楼 
  S和L突然失踪??? 
   
  691楼 
  楼上的语气让我有一种S和L一起私奔的错觉…… 
   
  692楼 
  私奔的快闭嘴吧哈哈哈还不如说失踪呢 
   
  693楼 
  公司老总与其下分公司经理双双失踪,究竟是家族的迫害还是社会的不容?敬请收看最新一期《走进科学》 
   
  694楼 
  家族迫害是什么鬼啊哈哈哈这走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养成路线吗 
   
  695楼 
  不跟了快七百楼,我真的觉得L拿的是女主剧本🌚 
   
  696楼 
  S是商界风云人物L是商界小萌新,然后S对L一见钟情的那种(ಡωಡ) 
   
  697楼 
  停一下旁友们,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S和L去哪里了吗? 
   
  698楼 
  不会真私奔了吧?让我们红尘作伴? 
   
  699楼 
  活得潇潇洒洒??【不是这个吧】还是被绑架了?? 
   
  700楼 是金子却不发光 
  @ 我有十张嘴巴 
  九十口先生不好了老大跳湖了!!!


  ——tbc——

啊啊啊好烦啊!
lof这么尿性开什么车!不开了!
不开心

【薛成X何大上】我就是你

何大上的潘多拉魔盒的妙用4/10
he……真的 不甜请去看看生生的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下篇写何大上和他哥何建国腻腻歪歪……

因为里面有车……所以被老福特秒了
走百度吧
毕竟不会玩🙃🙃🙃

http://pan.baidu.com/s/1gfDyjn1
全篇

并肩同行(五)原创男主x李达康

过分了啊:

那啥,私设如山,人物occ,文笔拙劣。有喜欢的,真的很谢谢,有不喜欢的,也谢谢你看。不引战不撕逼,谢谢各位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得聊着


“萧老板,不常来着里吧?”


“确实,最多偶尔一次转到这里,但也是到这就走。之前这里是采矿区,除了生意上的事,基本上不会来着。后来这里塌陷了,来的次数就更少了”


“是啊,那么大一片塌陷区,惨不忍睹啊”


“李书记,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老板请说”


“李书记,这里的地势并不平坦,为什么不利用这个特点来让水活起来?水不动,就死了,就不叫湖了。再让水里游着鱼,这不仅带活了水,也带活了人。有人才会有经济,要想人来,那就要修路,那修个环湖公路不是很好吗?既然吕州的月牙湖已经被破坏了,那为什么不让林城的人工湖放出新的光彩?”


“哎,萧老板,你这个想法非常好啊,你这个想法很有建树!如果政府多些像你这样的人才,我们的国家经济不愁发展不好啊”小金在一旁实时地记下。


“李书记过誉了,政府毕竟是政府,比我强的肯定不在少数,不然国家也不会这么蓬勃地发展。也正是因为有了有担当、有魄力、有能力的干部,经济才不会一落千丈”萧云清说这话时,眼睛并没有看着李达康,但这明摆着就是夸李达康啊。


“是,所以这就更需要国家干部贯彻党的执政理念。萧老板,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李书记还真是看错我了,我啊,还真没这么远大的理想,过好自己就行了。小老板嘛,做小生意,过小日子”


“那也很好啊,平淡是真。平凡,才是真正的不平凡啊。”


“李书记说笑了,我这是平庸,干不出什么大事业。像城区改造这种事,我这样的,肯定做不来。比如这个茶园,我一直想做,但是一直犹豫,也就这样搁置了。如果不是这个机会,那些准备也就是准备了”


“那不能啊,萧老板是个有想法有智慧的人,萧老板的抱负一定会实现!既然说到了茶园,那萧老板的茶园打算什么时候开工?”


      “这个主要还是看政府,我这里问题不大,因为之前就有这个想法,所以准备一直没落下”


“好!如果可以,萧老板那我们尽快开始吧”李达康用手拍了拍萧云清的肩膀,萧云清转头报以真诚的假笑


“李书记,不如去我店里吃个饭?如果本店有什么吸引李书记的地方,我也好为李书记介绍介绍”


“那感情好啊!之前一直有这个想法,如果萧老板愿意,那我们也是求之不得啊!”


酒桌上推杯换盏,虽然小金一直为李达康挡酒,但李达康免不了喝上几杯。


临走时,李达康耳朵已经红透了。晚上的风凉飕飕地灌进李达康的衣服里,激得他打了个哆嗦,萧云清顺势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了李达康的脖子上。


萧云清让司机开车带着自己和李达康送他回家。一路上,萧云清盯着李达康的脸发呆,李达康盯着窗外发呆。司机在前排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气氛,放轻自己的呼吸,眼睛死盯着路面一动不动。


到了地后,虽然不放心,但还是把李达康交给了杏枝。


接着,转身走进车里。没过多久,车上嘿嘿呵呵的怪笑声让司机着实担心

何大上……跟何建国……谁是哥哥……=w=

emmmm致力于水仙一万年

【薛成X何大上】我就是你

潘多拉魔盒的妙用之3/10(为了还债)
oooocccccx吨
私设成吨
本来计划最后小成成真的吃掉大上 (汉尼拔那种吃)
但是不忍心啊……大概是杀不死了。】

黑暗,无尽的黑暗,是黎明之前最浓烈的恐惧。
旅游淡季,山村的小旅馆中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店主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微弱的小呼噜声,跟他本人一样的软糯。
门外木制地板受力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连虫鸣都不存在的夜里混着黑暗格外的恐怖,漆黑的衣物,被帽兜遮住只能看到他光滑的下巴和惨白的肤色。潜伏在黎明之前的恶魔——行动了。
薛成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唯一一次失败也是因为被浓郁到变质的感情冲破了理智导致的,可是在最后.....他依然活了下来,假死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城市,远离了肮脏的社会,来到这处于边陲的小村庄。
看这里多好啊,翻过山就是境外,即使有人被他从山上推下去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之后默然哀伤一下,缅怀一下那个倒霉的失足滑落的人然后就会继续自己的生活,更棒的是,在这里有一个有趣的人,一个他迫不及待想要控制,想要去了解的人。
趁着夜色,他悄悄的潜入了这镇上唯一一家小旅馆,潜入了他的房间,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剥夺了这个丝毫没有防备的人自由。他喜欢黑夜,黑夜包容一切丑恶的,血腥的事物,是罪恶最好的保护伞,比起将一切暴露的透彻的白天,还是黑暗更适合他。
但相对的,何大上喜欢白天,不光是因为他花房里的花们需要阳光的滋养更是因为他惧怕黑暗,惧怕孤独,夜幕降临之后,这种孤独便被放大了无数倍,黑暗如同恶兽张开血盆大口将他吞噬。
但是,今天他宁愿白天没有来临,宁愿这一切都是可怕的噩梦。随着一声鸡鸣,何大上呜咽了两声,想揉揉眼睛起身,然而手伸到一半便被卡住一般,怎么也动不了了,他茫然的睁开眼寻找着他的手.....似乎被绑在了床头,另一边是他另一只手。
大脑还处于茫然之中,昏昏沉沉的闭上眼,又猛地睁开。
这是....绑架?!
对,绑架。
何大上歪着头,努力起身向声源望去,隐约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戴着眼镜,看不清长相,只知道他穿的整齐又讲究,看起来不是没钱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我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也没有太多钱,你把我放了吧。”
他颤抖着声音哀求着,似乎还带了些哭腔,身子努力的侧过来,面对这个危险的。
“哟...哭了?你真的是个男人吗,这么懦弱”
薛成歪歪头,恶意的笑了笑坐到床边,伸手按在何大上腿间,忍不住又捏了几下。
何大上那么懦弱的人,何时有过被别人动手动脚的经历,他连女人都不曾有一个,有需要都是靠自己的五指姑娘。
这一下,被陌生人握住的羞耻感和快感交织着缠住了他的自尊心,将它裹得几乎喘不上气,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啊—呜呜...放开...”
薛成头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男人,忍不住用空出来的手揉了揉他乖顺的小卷毛,心里想要欺负他的欲望更加强烈,魔鬼在他耳边催促着他占有他,囚禁他,将他永远锁在别人无法触及的地方.......

未完待续